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人物·事迹
>>人物·事迹
热点新闻
·崔永辉在公安石首检查防汛抗旱准...
·杨智在沙市江陵调研长江防汛备汛...
·国务院南水北调办主任鄂竟平荆州...
·杨智到荆州区沙市区检查长湖备汛...
·王晓东洪湖调研:全力抢险科学处...
·水利部等十部委联合召开视频会议...
全站搜索
 
首页>> 人物·事迹  
“最段长”的“雁阵法则”
来源:市长江局江陵分局 , 被阅读763 次,日期:2015-09-22打印】【关闭窗口
  

    (栗明在荆江险段的千里江防上,石首分局的堤段是一朵美丽的奇葩,在荆州市长江河道管理局所属的八大分局中,石首分局的管理工作从最后一名跃飞群龙之首,荆南长江干堤石首段率先获得国家一级水管单位称号。 

我将要前往的东升段,是石首分局的先进管理段,段长名夏冬林。最优秀的分局最优秀的段长,对这个“最”段长的采访,让我的心在挺进石首的旅途中充满期待与兴奋。 

      奔驰的汽车掠过平坦的护坡草、茁壮的防护林、整齐的防汛石仓终于到达了掩映在绿树丛中的东升段。那个“最段长”在茂密的苗圃前热情地将我们迎进庭院。

(1)

      夏冬林中等身材,衣短袖,显得干净利落,他浓眉大眼,鼻梁挺拔,嘴唇宽厚,红黑的脸膛为护堤人明显的特征,握住那双满是老茧的大手,感觉格外有力。东升段内,宛如绿毯的草坪上落英缤纷,亭亭玉立的广玉兰和女贞等花木葱郁苍茏,鸟鸣婉转,走进办公楼,只见文化长廊、规章制度、奖章奖牌在墙上一字摆开,环境整洁,窗明几净。 

      看着墙上挂着的那些奖牌,我们止不住由衷地赞叹,夏冬林淡然一笑:“成绩和荣誉属于大家的。”

      从1991年调入东升段,夏冬林在这里一干24个春秋。2008年,石首分局党委作出决定,任命他为“一段之长”。然而,这个“新官”当时面临的是分段财政“赤”字,一穷二白堤防小段管理一直摆尾,职工队伍极不稳定。 

     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,他决定担起这副重担,做好一个领头雁。 

      当时的石首分局,管理也处在全流域最后一名,为规范堤防管理、促进职工管堤,分局党委制定了“经费预算化、管理货币化、检查制度化、责任连锁化、评比公开化、结账硬性化”这“六化”的管护机制,分段职工按照“一段堤、一片林、一个人”的模式,走出办公室,从管理者转变成劳动者。在这场堤防改革中,有极少数人存在消极情绪,东升段有位职工就是一个典型。 

      这名职工平时吊儿郎当,到处骗吃骗喝,老婆丢下孩子同他离了婚。他管理堤段敷衍了事,长期拖分段的后腿。若是有谁看不惯说他一下,他总是硬崩崩甩下一句话:“老子就这样,你能把老子怎么样?”大家都不拿正眼看他,认为他是马尾提豆腐提不起来了。夏冬林想,职工落后,他这个段长是有责任的。为真心帮助他,夏冬林主动与这名职工结成了帮扶对子。每天清晨,夏冬林就带着劳动工具,在他的堤段上除杂草、收卫生。在杂草疯长忙不过来时,夏冬林就把东升段的班子成员动员起来帮忙。刚开始,这名职工还偷机耍滑,不是等到日上三竿才来,就是干脆称病不来。他以为夏冬林坚持不了几天,就会泄气不来了。那知道,夏冬林在酷热的高温天气中,连续两个多月的时间从不间断。职工们都劝夏冬林,这样的人不值得帮忙。但夏冬林仍每天坚持着,这名职工再也不好意思了,只好上堤劳动。 

      这名职工名叫邹惠亭。 

      有一次在管理组吃饭,夏冬林和邹惠亭拉起了家常。当夏冬林问:“想不想再成个家时”,邹惠亭竟然嚎啕大哭起来。哭过了,夏冬林又问:“惠亭,你能不能少喝点酒,多干点正经事,换一种活法呀?”邹惠亭说:“能,我不比别人差,只要你瞧得起我,我肯定能干好。”夏冬林说:“好,我相信你,你一定能干好。”邹惠亭颤抖着手,斟满了两杯酒,与夏冬林碰了杯一饮而尽。 

      从此邹惠亭像变了个人似地,除杂保洁、防病治虫、巡堤护林…...工作上样样干得出色,竟然从“后进”变成了“先进”,当他拿到东升段发入的最高奖励----1500元现金时,当场感动得热泪盈眶,不激动地说:“这都是夏段长的功劳呀,没有他,我哪能当先进呀!” 

      大伙看到邹惠亭变了,都热心撮合他的姻缘,帮助他重新组建了家庭。邹惠亭的精神面貌大变,他的堤段从此不再荒芜。 

 

(2)

在东升段,不论是那个职工,有困难的去找夏冬林,他都能及时给予关心和照顾,总是满腔热忱帮助解决,他把每一个职工都当作自己的亲人来看待,特别是他帮助曾令雄料理后事,大家都很感动。 

曾令雄与李丽玲这对夫妻,在石首分局东升段共同管一段堤,“夫妻段”曾一时被传为佳话,但“天有不测风云、人有旦夕祸福”,在今年4月,曾令雄不幸因脑溢血去世。 

夏冬林闻讯后立即赶到曾令雄的家。曾令雄在家是独子,母亲年迈,父亲已去世,女儿即将面临高考。夏冬林看到曾令雄的家人都悲痛无比,他决定亲自和段里的职工为曾令雄料理后事,从安排布置灵堂、准备丧事用品、接待前来吊唁的亲朋,到出殡火化、安置骨灰,事无巨细,他安排得紧紧有条。 

为了东升段的建设与管理,两人曾同甘共苦,结下深厚友谊,那些往事一幕幕让夏冬林难以忘怀。当初辞退管养员要求职工上堤劳动时,很多人有怨言,曾令雄最先支持他工作的。有一次,夏冬林因为坚持原则,不肯把东升段渔塘承包给当地惹不起的“混混”,在遭到围攻时,曾令雄为保护他离开,挡住了雨点般挥来的拳头。在鼓励职工住管理组时,曾令雄更是第一个响应,不仅自己带头住进了管理组,而且还把妻子也申请调到管理组,夫妻俩吃住在一起,一起上堤劳动、一起收工回家。这样的夫妻,应该是“在天愿为比冀鸟、在地愿为连理枝”呀,上天为什么总是这么不公平呢,让李丽玲永远失去了她的丈夫,他的女儿也永远失去了父亲,他的母亲更是白发人送黑发人,人生之最大不幸呀。 

在帮助料理曾令雄丧事的三天三夜中,他没有合一下眼,吃不下饭,喝不进水。每当他想到曾令雄的早逝,就泪如雨下。反倒是李丽玲过来安慰他不要太过悲伤,要爱惜自己的身体。 

夏冬林强忍悲痛将曾令雄送上山入土为安才离开曾家,前来吊唁的亲朋和乡邻都感动不已:“没见过这么关心体恤下属的领导,就是亲兄弟帮忙也不过如此呀。”

让夏冬林感到欣慰的是,曾令雄的女儿十分刻苦努力,在今年的高考中,考出了580分的好成绩,被湖北中医学院录取,告慰了她父亲的在天之灵。 

 

(3)

“夏段长是不是有事不来了?”在黄家拐管理组,庭院建设正在紧锣密鼓的建设中,两个照管建筑材料的职工在等夏冬林来接班。 

“晓得跑到那里快活去了,说不定这次修管理组,捞了不少好处吧。”“一名职工说道。 

“你不要瞎说,夏段长不是这样的人,是不是对你罚了款记恨在心呀?” 

“哼,夏冬林升官了,就把我们这帮老同事给忘记了,人一阔脸就变?”

夏冬林其实很早就来了,在检查施工质量后,才转到工棚前,正准备推门进去,无意中听到了两位职工的对话,肺都快气炸了。 

东升段管理组是一幢破烂不堪的危房,没水没电,院内杂草丛生,职工们上堤每天来回奔跑,心思难在堤上。为改善职工们的住堤环境,他一趟趟跑分局,与领导死缠硬磨。为接通水、电、网络和有线,又一家家求爹爹告奶奶。好不容易才争取到有限的经费,连设计费用都舍不得出,自己按照兄弟单位的庭院按图索骥,熬夜加班进行规划设计。购物料时,自己顶着烈日与班子成员骑车跑砖瓦厂、预制厂、建材市场……,讨价还价中连水都舍不得买一瓶喝。有时候,建筑材料半夜到货,自己连卸货的小工钱都舍不得出,一下就是大半夜。司机在旁边感叹说:“现在像你这样的人,实在是太少了”。在同一个建筑队谈价时,施工队长嘲笑他:“从没见过你这样为公家节约的‘小气鬼’,给回扣你不要,价格压得又低,你这个‘苕坨’。” 

长达几个月的工期,夏冬林白天忙工作,就让管理组职工照管建筑材料,他夜晚再来换班。在池塘边洗澡,热了野外纳凉,累了就睡工棚,渴了喝白开水、饿了啃方便面,忍受蚊虫的叮咬。为建设管理组不知操了多少心,受了多少累,挨了老婆多少骂。其实,他上任后总是采取民主管理的方式,凡事都要与班子成员事先商量,与职工多交流沟通,从来不独断专行,可职工还是不理解,背后说的这些话真让他气愤伤心。 

他真想立即把门踹开,将那个背后说风凉话的职工破口大骂一顿。但冷静想了下,只要问心无愧,对得起自己的良心,为职工办点实事,被人非议又算得了什么。 

他调整了自己的心绪,与两名职工打声招呼,接下了这个让他思绪万千的夜班。 

一个月过去了,两个月过去了,一百多天过去了,夏冬林就这样不分昼夜奔波在管理组,终于完成了对管理组危房和绿化的改造。一幢两层富丽堂皇的欧式办公楼矗立在江堤边,职工寝室、小食堂、小庭院建设得宽敞明亮,管理组内通水通电通有线通网络,有花有果有树荫有蔬菜,职工们在劳动后回段组有免费可口的饭菜,有安逸舒适的休息环境,有太阳能热水器洗浴,在工作之余看电视、玩电脑……。这样的“堤边别墅”,不仅让职工留连忘返,而且还吸引到更多的家属同职工一起来“休假”。 

由于黄家拐管理组功能完善,石首分局于2012年12月27日,在这里举办了一场盛大的篝火晚会。全局干部职工欢聚一堂,载歌载舞,迎接新年,让黄家拐管理组在荆州市长江河道系统声名远扬。 

“2008年建院的时候,院子里还满是荒草灌木,现在是绿树成荫了吧。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我和职工亲自动手种的。你们看看,现在这树也有十几丈高了吧!”我们顺着夏冬林的手仰脸看着那高高的树冠,透过疏密有致的树叶,却看到天空中一行大雁排着八字在白云蓝天展翅飞翔。 

(4) 

      盛夏,本应是杨树茁壮生长的季节,但东升段一些杨树的树叶全都没了,一片片光秃秃的树杆哭丧脸,低下了头,不用说,这是食叶害虫们的“杰作”了。 

“妈的,这样的树种早该换掉,每年防病治虫的钱投入不少,职工吃了大亏,效果又不好,树永远也长不高”,性格温尔文雅的夏冬林,面对在2002年荆南长江干堤工程建设完工后,盲目引进栽植的一些北方品系“天演杨”、“山哈杨”时,一连防治了几个星期的病虫害,有的职工中暑了、有的职工农药中毒后,仍然没有取得效果时,夏冬林实在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。 

      副段长宋玉华道:“橘生淮南则为橘,生于淮北则为枳,这些从北方引进过来的品种,在北方可能很适宜,但在南方,面对高温、多湿的天气和板结的土壤环境,就容易生黑斑病,根本抵抗不了食叶害虫和蛀杆害虫。”宋玉华曾在华中农业大学林学专业参加过脱产培训学习,又在调关段从事过多年的管理工作,具备丰富的防护林管理经验,近年来才调到东升段。 

      “那就依你说的办,先引进好的品种,发展自己的苗圃,再每年逐步换掉,行吗?”夏冬林问道。 

“当然行呀,那就到南京林业大学去,引种南林系列品种吧,只是别人会嫌弃我们吗?”宋玉华回答道。 

“先试试看再说吧,只要我们以诚相待,应该会有收获的。” 

在南京林业大学,负责研究开发南林品系的潘惠新教授刚开始没有多大的兴趣,并将他们拒之门外。夏冬林并不气馁,他先后三次登门拜访,讲解石首当地大型企业“吉象木业”每天需要的林木数量,分析大规模引进南林系列品种的前景,果然引起了潘教授的浓厚兴趣。特别是当他讲到以前堤防上盲目引进一些北方品种的小叶杨树,造成灾害的教训,才深感知识的重要性,恳请潘教授帮助指导发展堤防林业时,潘教授被他的诚意和执着所打动,接受了三名职工到南京林业大学的脱产培训学习,并答应去石首帮助指导杨树培育。当潘教授看到丰富的护堤林地资源后,主动提出了合作关系。东升段就这样与南京林业大学在黄家拐培育了200多亩的苗圃科研基地,培育苗木上百万株,由宋玉华和王学林这两名曾在华农林学班学习过的副段长,带领职工们进行苗圃基地的抚育管理。 

     “夏段长,跟着你干,我们就是收不回成本都愿意,你为开发这片苗圃吃亏了。”在绿油油的杨树苗旁,老职工龚建设说道。听着龚建设的话,夏冬林很感动。在建设苗圃初期,缺少资金,他通过关系跑银行贷款,鼓励职工集资筹集到了资金。请不起人工,他自己带领干部职工用锄头、铁锹开荒刨地。为保成活,他在高温的天气中带领职工挑水,一蔸一蔸地浇灌,一干就是半夜,几次因为过于劳累,连人带桶滚到池塘内。为治虫害,在高温天气中,他冒着中毒的危险,背着沉重的喷雾器防治病虫害。在寒冬腊月中浸泡树苗时,他第一个赤身钻到冰冷的水塘内,一捆一捆地泡着树苗。由于抚育精心,管理得当,苗木的成活率达到了95%,比一些近专业户的苗木成活率还高。 

职工们由当初的观望、等待和抱怨,到尝到甜头后,这才坚定了发展壮大苗圃的信心。 

黄家拐精心培育的杨树南林1-5、T-120苗种多达六个品种14个品系。南林系列品种属美洲黑杨杂种,具有速生、干形圆满、材质好、耐水湿、抗虫性强,夏冬林曾进行南林系列苗木同其它苗木生长对比试验,发现南林品系较其它苗木,对蛀干害虫、食叶害虫和黑斑病表现出较强的抗性,在堤防土壤板结地和低洼滩涂地带,都适宜生长。在石首分局落户后,受到了周边群众的欢迎,一出圃后供不应求。如今,郁郁葱葱的黄家拐苗圃已成为石首分局乃至当地的一张“名片”。 

问起林地更新后职工们增加的年收入,一位职工为我们算了一笔帐,“每人种10亩地,每年可增收3000元左右,发展苗圃,人平可增加5000元左右的收入。管理组另可创收3万余元,再加上将空闲场地和渔塘对外的租金,可满足我们在段组吃住等方面的支出。”宋玉华说:“发展意杨苗圃后,职工们都成了育苗的专家和能手,有职工甚至租用外面的土地大规模育苗,带动了我们石首杨树产业的发展,这都是夏段长的功劳呀。” 

植树造林、除杂栽益、安家美窝、倚堤致富……管理组庭院变漂亮了,堤防一天天的变美了,职工们的收入也增加了,夏冬林还在探索着如何让职工们的精神文化生活变得更加丰富。 

     “雁,雁,排个八字我看看。”不知从哪里传来一个稚气的童声。抬眼望天,天空又有一群大雁飞过,雁儿们真的一字儿排开了。头雁往左,雁阵往左;头雁往右,雁阵往右。雁儿们追随着头雁奋力翱翔,愈飞愈高,愈飞愈远。我想到了雁阵法则:群雁飞行时,总有一只领头雁在最前方引领方向,克服气流造成的阻力,带领雁群到达目的地。 

      “最”段长夏冬林不正是这样一只“领头雁”吗? 

版权所有:荆州市水利局 荆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
地址:荆州市荆州区屈原路39号 邮政编码:434020
汛期值班电话:0716-8132888 电子邮箱:jzsslw@126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