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人物·事迹
>>人物·事迹
热点新闻
·崔永辉在公安石首检查防汛抗旱准...
·杨智在沙市江陵调研长江防汛备汛...
·国务院南水北调办主任鄂竟平荆州...
·杨智到荆州区沙市区检查长湖备汛...
·王晓东洪湖调研:全力抢险科学处...
·水利部等十部委联合召开视频会议...
全站搜索
 
首页>> 人物·事迹  
这个“拼命三郎”不简单——记市长江河道管理局“十佳”段长谢伟
来源:市长江河道管理局 , 被阅读1003 次,日期:2015-08-13打印】【关闭窗口
  

   (陈建平)铄石流金的七月,酷暑难当,荆州市长江河道管理局“走分段、颂典型”十佳段长采访活动如期进行。

      729日,第三采访小组一行从市区驱车数十公里,前往采访江陵分局郝穴段段长——人称“拼命三郎”的谢伟。

    提起谢伟“拼命三郎”这个名号的来历,这得从二年前说起。

    那是谢伟调任郝穴段段长第一年的冬天。“荆岳铁路长江大桥xx项目部”在水行政主管部门尚未批复同意的情况下,擅自启动桩基础施工。

    谢伟在得到情报的第一时间赶到现场,他亮出水政执法证,责令项目经理立即停止违章施工。自知理亏的项目经理表面答应得干脆,可谢伟一行前脚刚走他后脚又开始施工——有线人给他通报。面对这种情况,谢伟及时向分局领导进行汇报,决定安排员工现场二十四小时值守,由于管理段人手有限,只能分作两班,每班12小时。值守人员吃住在工地,饿了是矿泉水就方便面,困了就在小车上打个盹。

……

    第四天,施工方急了,纠集150多人,气势汹汹地冲向在工地值守的谢伟一行,叫嚣着要将他们撵出工地。谢伟苦口婆心,对方恶语相向,现场火药味渐浓……

    面对施工方人员高举的木棒,谢伟他们没有退却,他果断掏出手机对现场进行录像取证,对方自知理亏,几个人扑上来就开始抢夺手机。混乱中,一根胳臂粗细的木棒砸中谢伟的左肩,咔嚓一声木棒断成二节!

    谢伟强忍着肩膀钻心的疼痛,一边高呼“快,拨打110”,一边张开双臂保护身后的同事。面对这群勇敢的河道汉子,色厉内荏的施工方,顿时作鸟兽散。

    分管交通运输的荆州市委常委、副市长曹松闻听这个消息,拍案称赞谢伟:这个忠于职责、依法行政、敢于斗争的“拼命三郎”不简单!

    谢伟“拼命三郎”之名从此叫响。

    采访小组赶到郝穴段颜家台管理组时,谢伟不在。炊事员黄师傅说小谢上堤晨跑去了,每天10多公里,说这样既锻炼身体,还可以巡查堤防,一举两得。

    我们坐下不到十分钟,气喘吁吁的谢伟跑步回来。眼前这位“拼命三郎”:他精瘦、精悍,黝黑的脸膛上有一双笑眯眯的眼睛,赋有磁性的男中音,一条和睦友善的汉子。

    采访小组组长严老师说:“小谢,二年不见,怎么黑得像包公似的了?”谢伟呵呵一笑:“是吗?您是不是觉得我的牙齿变得更白,人也变帅气了?”他还挺幽默的。

    谢伟说,自己是“98抗洪”那年加入的河道局团队,刚上班就接受了一次百年不遇洪水的洗礼和考验,“运气”还挺不错的。在管理段基层工作7年后,2005年他调往江陵分局工程科,后担任工程管理科科长,在分局工作了7年。20124月,他好马吃上回头草,再回基层,担任郝穴段段长。

    见谢伟从分局机关科长岗位调到离家几十公里的基层管理段,很多人不理解。有人说风凉话:“他是下去镀金的,搞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回来高升。”也有人说他傻:“都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,这个人倒好,月窝的孩子往裤裆里钻——搞回去了!”……

    别人怎么看怎么说谢伟其实并不在意,家里少不了他这根顶梁柱倒是真。这个时候,她的岳母还住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。同在河道局系统上班的妻子一句“你放心去吧,家里有我呢!”硬是把谢伟感动得“泪如雨下”,家里四个老人一个孩子,这副担子全搁在一个弱女人肩上,他深知该有多沉重!可青春的热血在沸腾,人生能有几回搏,领导的信任,家人的支持,同事的期待,谢伟觉得自己没有患得患失的理由!

    郝穴段,作为江陵分局最大的管理段,管理堤段长,险工险段多,管理难度最大的江陵城区段面就在郝穴段辖区;此外,其时管理范围内还有“江北高速”、“潜石高速”、“荆岳铁路”等国家工程在建。全段工作人员11人,其中50岁以上3人、女职工6人。

    上任伊始,摆在谢伟面前的第一个拦路虎,是管理段账户里居然没有一分钱!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偌大的单位没钱怎么运转?谢伟的父亲——一个在河道堤防奋战四十多年的老水利人,闻听这个情况,亲自到银行取出2万元交给他。手握带有父亲体温的钞票,谢伟感觉像是注入一剂强心针,力量顿时倍增。

    搞活管理段经济,谢伟认为不能有“等靠要”的思想。他集思广益,发动全段干群开动脑筋找财源,自力更生。他拿出三项举措创收激活经济:一是管理段成立“水利经济专班”,利用国家政策法规,开展行政事业收费;二是组织单位职工投资参股发展种养殖业,利用堤坡草场养牛,利用禁脚地经营樟树、栾树和意杨苗圃;三是抓住管理范围内国家在建工程机遇,为施工方供应砂石料等建材,将管理段的闲置的场地租赁出去。年底,谢伟又将管理段机关大院整体出租给“荆岳铁路长江大桥xx项目部(前文那个不打不相识的“冤家”)。这几招真管用,管理段的腰包逐渐丰腴起来。

    机关大院整体出租后,管理段搬进所属的颜家台管理组办公。其时,这是一个荒芜的院落,齐胸的野草,像一座久违了晨钟暮鼓的古寺,低矮坍圮的院墙,蛛网弥布的门窗,污秽斑驳的墙脸,除三二间房屋住人外其它都是空空荡荡,成为蛇鼠和野猫的家。

    说来也许有人会不信,滨江而建的颜家台管理组竟然常年闹水荒——夏天吃浑水,冬天吃臭水。由于没有自来水,管理组饮用水全靠肩挑手提。夏天,浑浊的江水一桶水半桶泥,需要通过净化才能使用;入冬,江水下降,主洪道退至江南,一千多米的松软沙滩,担水行走简直比登山还难,管理组只得在沙滩上找(或掘)水窝子取水……

    回首间,沧海桑田。

    现在的颜家台管理组,江岸这座长方形的小院:三栋白墙蓝瓦的房屋荣光焕发,向东的一栋是二层的办公楼,向北的是一幢9间的平房,西南角几间小屋用于家畜养殖。小院里,幽然的曲径,翠绿的草坪,宁谧安详。郁郁葱葱的玉兰树、香樟,油亮笔挺,像一列接受检阅的军人。宽阔的大江,在小院后温柔地流淌,夏日的骄阳为他洒上万道金光!

    时近正午,外出的员工们陆陆续续回到组里,崭新的车棚摆进各式各样的车辆,电动车、摩托车、轿车。

    午餐吃在颜家台管理组食堂,硕大的旋转餐桌围坐着包括单位员工在内十多个人也不显拥挤,2米来高的空调机喷洒着阵阵清凉,犹如山间沁人心脾的雾岚。

    餐桌上火锅、大盘大碗一共十多道,满桌菜肴花红柳绿。工作日午餐不能饮酒,谢伟热情地给采访小组边斟果汁边夹菜:“这果汁是管理组园田自产的瓜果榨的,火锅里炖的也是自己养的土鸡,清汤腊猪蹄是管理组杀的年猪……

    接待采访小组的江陵分局副局长杨俊介绍道:“颜家台管理组每年杀三头年猪,一头管理组腌制腊菜,另外二头分给职工作福利。肉猪不喂添加剂和饲料,是标准的放心肉。”

谢伟继续说:“桌上的西红柿、茄子、辣椒、苦瓜、空心菜,都是管理组菜园现摘的,不施化肥,不打农药,也是纯绿色的放心菜,可以放心吃。”

    我说呢,今天饭菜的香味怎么如此浓烈,竟勾起我儿时那一家炒肉满街香的记忆,味蕾在舌尖开始跳舞。面对这原生态的饕餮盛宴,我顿觉胃口大开,吃得唇齿生香。

    席间,员工们也你一言我一语地打开了话匣子:“我们吃的是柴火饭,放心菜,天天享受‘农家乐’。”“住的是套房,空调、电脑、电视机、热水器,一应俱全,一点也不比星级宾馆差!”“原先我们来管理组上班像是犯人进法场,现在是来了就不想走,走了巴不得早点来。”……

    谢伟向采访小组介绍:“12年冬开始,在分局领导的支持下,我们筹措资金对管理组进行了‘三通、四小、五到位’的改造,次年通过分局的达标验收……

    工作和生活环境改善了,谢伟开始一心一意抓管理。郝穴段干部职工人均管理堤防2公里,之前由于工作环境不好,老同志和女同志多,段管理工作一直比较被动。他决心扔掉落后的帽子。上任后,谢伟对责任堤段进行调整,他以身作则,主动将草荒最大、堤坡最长、有三个货运码头的国强村堤段“抢”到了自己名下。15年,单位一位老同志退休,留下的2公里堤段他二话没说就接管起来,他管理的责任堤段达到了4公里!由于他高风亮节做表率,这次责任堤段的分配竟是异常的和谐,以往挑精选肥、攀比扯皮的现象消失。

    堤防管理工作必须脚踏实地,来不得半点投机取巧。稍有闲暇,谢伟就一头扎进自己的责任堤段劳动,繁忙的货运码头,堤面川流不息的车辆,卷起的尘埃遮天蔽日,半天下来,挥汗如雨的他就变成了一个“泥人儿”。作为段长,注定日常事务繁多,实在忙不过来,他就自掏腰包雇请零工,一天一百多元,就这,他每年支出数千元。管理段月检考评,他总是名列前茅。他说,干部干部,你就得先干一步,要为员工做好表率,你的一言一行,都是群众的标杆!

   “拼命三郎”是个“智多星”,工作从不一味蛮拼蛮干。他头脑灵活,主意多,善于听取群众意见,主张科学管堤。比如除杂,对18公里的护坡岸及1000多亩防护林内的藤蔓杂草,他不是刀砍锄挖,而是使用隆达、草甘膦等除草剂进行通杀;而堤肩堤身植被除杂,则采用使它隆、二甲四氯等不伤害益草的除草剂,做到事半功倍。再如堤面保洁,别人用扫帚铁锹,他用洒水车,活生生将堤面洗刷得像宾馆大厅一样洁净,是又快又好……几年的努力,郝穴段的堤防管理全面实现了机械化,打草机、剪草机、高压喷雾机(泵)、旋耕机、打穴机、拖拉机等一应俱全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,科学的管理加上齐备的机械设施,郝穴段堤防管理一步一个脚印大步向前。

    谢伟还是个细心的领导者,他时刻将员工的冷暖挂在心间。看到员工们风里来雨里去很辛苦,单位出资为他们提供手套、胶鞋、草帽、花露水、清凉油等劳保用品。二位老同志患有糖尿病,夏天消暑解渴的绿豆汤,他吩咐厨房做成加糖和不加糖的。

       2014年春,谢伟率领管理段员工打响了时间跨度二年的距堤内脚1000米范围内水井的排查封堵战役。这注定是一场苦战、恶战,虽然现在村村通上了自来水,但要灭掉井户不要钱的“自来水”,他们自然不会愿意,更不会配合。诺想要他们主动上报,无异于与虎谋皮。

钻林子,穿田野,骄阳烤、寒风吹,对于谢伟来说,那也算不得什么;村民的冷言冷语、恶语相向也无所谓;说情的、讲狠的,他都能见招拆招。可气的是一些村民竟故意放出自家的藏獒、狼狗,看獒、狗追着你咬,他却在一边哈哈大笑。

    为避免水井被查封,井户们和河道局玩起了躲猫猫。他们有的将压把井用秸秆围起来,有的将井打在厨房的隐蔽处,如不认真查找,根本很难发现。

    最多的一次,谢伟竟一下查获9口水井。

    这是今年四月初的一天,谢伟和单位司务长去西湖菜场买鱼。一圈下来,细心的他发现,整个菜市场卖鱼的摊位,养活鱼的池子不是使用增氧机,而是靠源源不断地补水供氧。谢伟暗想,自来水每吨好几元,斤斤计较的鱼贩不可能这般浪费。

   谢伟不动声色地和鱼贩聊起来:“这池子的鱼没用增氧机咋还这鲜活呢?”

   鱼贩不知谢伟的身份:“用增氧机,死水容易浊。我用的是活水,鱼当然带劲!”

    谢伟:“水费也不便宜啊!”

    鱼贩:“鱼池下面是水井,便宜。”……

    西湖菜场距大堤650米左右。谢伟顺势一查,这个菜场竟然有压把井9口。

    水井查找不容易,要封堵更加有阻力。封堵这些水井要先拆除鱼池子,这样会造成鱼贩较大损失,他们找出各种是理不是理的由头千方百计地阻挠着……

    这边葫芦还没按下,那边却又浮起个瓢。就在这个节骨眼上,47日,单位员工对安全管理范围内的在建工地进行检查时,在荆江大堤桩号714+800xx林浆纸股份有限公司项目部”(以下简称xx公司项目部)工区内发现机井一口(46号成井)。机井距大堤内脚441米,管径3.2公分,井深16米。

    西湖菜场及“xx公司项目部”所打的都属浅层水井,是极易诱发管涌险情的高危井。还有不到一个月长江就要进入主汛期,封堵这10口水井刻不容缓。

    这时,妻子打来电话,说是儿子生病住院了,要他回去在儿子的住院手续上签个名,因为儿子的医疗保险监护人一栏填的是谢伟。真是多事之秋,这个关键节点哪走得开呢!着急上火的谢伟嘴唇龟裂,不时有血水冒出。总是忙,那年岳母过世,他都没能将老人送“上山”;母亲第三次动手术,出院竟是一个人走回去的!谢伟说,有时我傻傻地想,自己对家庭是这样的“不负责任”,是不是不应该成家?谢伟最终没能去医院,结果儿子住院多花出医疗费三千多元。

    “xx公司项目部”仗着自己是地方政府招商引资的重点项目、西湖菜场则以不知情为由要补偿,阻挠水井的封堵。

    谢伟认为,水政执法不能一味讲强制,法律无情人有情,要人性执法,以理服人,避免对社会秩序和社会稳定造成不利影响的群体事件发生。

    谢伟找寻着攻城略池的突破口。经过走访调查,他得知单位炊事员黄春远的儿子花70多万元买下摊位也在西湖菜场卖鱼,这真是一个好消息。谢伟先做通了黄师傅的思想工作,然后他几次三番上门做黄师傅儿子媳妇的工作,鸡子嘴磨成了鸭子嘴,最终说服他们同意无偿封堵水井。看到河道局员工家属的水井被封堵,其他8个鱼贩自然失去了抵抗,乖乖缴械投降。

    下一个目标是“xx公司项目部”,“拼命三郎”发扬了蚂蚁啃骨头的精神。

       48日,谢伟乘着给项目部下达立案通知的当儿,清茗一杯,香烟一盒,他和项目经理拉起了家常,聊着聊着,他聊到了荆江、荆江大堤,从东晋荆州刺史桓温修筑金堤开始,两宋、明、清到民国,那三年二决,家园变泽国,浮尸千里,易子而食的惨痛历史……

    第二天他又去了,继续聊,聊起新中国治理水患的历史。聊起1980年,公安县黄四嘴因管涌险情决堤;聊起“98抗洪”那惊心动魄的日日夜夜,聊起牌洲湾管涌造成的大堤决口……那些用生命做代价得出的沉痛教训!

    第三天他还去,拉上经理继续聊,聊起98大水后国家怎样斥巨资整治河道,加固修建堤防工程;聊起这江河安澜的大好环境是怎样的来之不易!

第四天他再去……

   “拼命三郎”真拼了,他天天按时到该公司,做起了江河历史的讲解员、国家水法规的宣传员。

……

       416日,第九天,也许是被谢伟锲而不舍的精神所打动,或是摄于国家法律的威严,项目经理提出即日配合河道局对违章水井实施封堵。

    我不理解谢伟的这种工作方法,问他:“违章水井,依法查封就得了。犯得着这样磨功夫么?”谢伟呵呵一笑:“这些招商引资项目,是政府的座上宾,为我们的地方经济发展添砖加瓦,我们的工作做得细点,也是理所应该的。”

    近二年的时间里,在谢伟的领导下,郝穴段和地方政府及相关部门密切配合,查处封堵水井454口,竟如瓮中捉鳖,波澜不惊。

    谢伟殚精竭虑、呕心沥血地工作赢得了各级领导和广大同仁的高度赞扬,三年多来,郝穴段及他个人多次获得荆州市总工会、荆州市河道局、江陵河道分局、郝穴镇政府等授予的多项荣誉。

    一天的采访结束,车行在撒满夕阳的大堤,天地一片妖娆。堤外,大江在奔流,竟是没有一丝的喧闹;堤内,那安详的原野,一望无垠的稻田、棉田和玉米地,生机勃勃。大堤、大江,这对穿越千年时空的冤家夙敌,此刻却亲密得像一对初恋情人,相依相偎、缱绻缠绵。

    好一幅人水和谐的美景图!

版权所有:荆州市水利局 荆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
地址:荆州市荆州区屈原路39号 邮政编码:434020
汛期值班电话:0716-8132888 电子邮箱:jzsslw@126.com